您的位置: 绍兴信息港 > 历史

七塔之上 第五十七章 危急时刻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6:45

七塔之上 第五十七章 危急时刻

季益君抬头看了一眼手术室的灯,依旧没有任何亮光。所有不必要的设备都被断了电,以便把小发电机极为有限的电能用在更有价值的地方。

在手术室的大门前,他总是忘记身处这个该死的异世界。恍惚中,他以为回到了八岁那年,那个奶奶离开他的寒冷夜晚。他一样是在手术室的门口徘徊,却怀着截然不同的心情。那时候恐惧和悲伤似乎笼罩了整个世界,而现在的他在沉浸在深深的后悔之中。

季益君低着头,双手插在裤袋里,用脚尖追踢着地上的一块小石粒,他挪步很慢,出脚很轻,似乎怕惊扰了手术室里的医生。从那个夜晚开始,每当他神思恍惚的时候,就会这么做,似乎一颗不起眼的石粒,能够吸纳他所有的负面情绪。

加西亚蜷缩在座椅上睡着了,一路过来的紧张气氛耗尽了这个半大孩子的精力。季益君懊恼地发现他连个发牢骚的人都没有,他生气地用力一踢,石粒嗖地飞向了楼道口,弹了几下,掉下了去。

“哎呦,谁那么缺德啊。”楼下传来一个女声。

季益君连忙往楼道口张望了一眼,看到穿着训练服的叶梓走了上来。

“我就知道是你干得好事!”叶梓气势汹汹地向季益君走来。

季益君心中咯噔一下,连忙紧张地辩解:“你,你怎么知道。这,这真的是误会啊。我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会搞成这样。”

“嗯?你这是在道歉?”

“是啊,不光道歉,还后悔死了。”

“至于吗?”叶梓一脸惊奇地围着他转了一圈,然后肯定地说:“你要不是抽风了,就肯定干了件大坏事!”

“哎?我……你说的是什么事?”

“踢石头啊。你说的又是什么事?”

“我……,我说的也是踢石头的事。”

“哼,去你的吧。你这种脸上天天写明了心情日记的人,还想骗我?跟姐老实交代,你做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叶梓一把揪住了季益君的衣领,喝问道。

十分钟之后,季益君被叶梓戳穿了三次谎话,老实交代了情况。叶梓盯着他看了半天,说道:“好小子,真有种!真是个有种的白痴。张弘那混蛋,谁看了都讨厌,和他同组的杜眉是我们寝室的老三,吐槽起这个混蛋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但是你实在太蠢了,竟然指使外人去打他。”

季益君一脸郁闷地看着她,反问道:“要是你会怎么办?就让他每天得意洋洋给我们穿小鞋?”

“当然不是!要是我啊,我就……”她凑近季益君,右拳在左掌上一砸:“我肯定自己揍他,蒙了面,打闷棍就行!”

季益君:“……”

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季益君赶紧拦在她身前问道:“医生医生!怎么样?救过来了吗?”

“情况很危急,别挡路。明明是配型正确的血,但是产生了溶血反应。我得去请其他医生一起来会诊。”护士一把推开了季益君,匆匆往楼上跑去。

“怎么会这样!这,这……”季益君脸色惨白,愣愣地看着叶梓,说不出话来。

———————————————————————

李佳坐在自家店铺里,没有人绑住他,他却寸步难行。周围有十几个大汉拿着柴刀和棍子看守在他周围。这些人神色不善的看着他,有的木纳而坚定,有的愚昧而狡猾。

不过,这些人至少先退了一步,肯让洪立峰送张弘去学校了。

现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处在众人之中,却孤立无援。这些土人虽然态度不好,但是暂时不会把他怎么样,一切都取决于恩里克的情况。李佳并不怪他们,他知道抱团对外是这些偏远乡人的生存之道,对于这些从任何方面来说都很弱小的人来说,对外人群起而攻之是他们的本能,抗税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屋子里安静到可以听见呼吸声,这种沉默就像平静的海面,海水之下,其实涌动着湍急的暗流。

李佳的眼睛扫过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之前在人群里起哄的就是他。李佳认出他周围站着的几个,都是镇上小店的店主。这些人看着他的眼神相当不善,但又有些畏惧,之前李佳的威胁似乎让他们坐立不安了。他对那中年人说道:“我们开的店,影响了你的生意吧?”

中年人有些警惕地看着他,然后说道:“没错。你们这些外来人抢了我们的饭碗。我们没有魔法师撑腰,没有神奇的商品,日子比之前糟多了。”

“我们也带给了周围人更好的生活,你看看,你提在手里当拐杖用的雨伞,就是我们的产品。还有更多人用上了我们的热水瓶,脸盆和镜子。”李佳用平和地语气说道。

“那关我什么事?在你们来之前,我的店每月可以赚七八个银币,可是这个月才赚了三个。”中年人愤愤地说。

李佳突然发现,他们把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如何喂饱自己人身上,而没仔细想过学校作出的各种举措,对当地人到底造成了什么样的冲击,这次的冲突也许是个意外,但是某些不满的情绪也许早就滋生了。如果没有冲动的季益君,也会在另一个时候爆发出来,也许积聚到那时,会有更大的麻烦。他思考了一会,说道:“我想我们没必要对着干,如果你们跟着我做事,可以让你们赚到更多的钱。也许每月赚一个金币都不止。”

几个人脸色发生了戏剧性地变化,每月一个金币,毫无疑问可以让一个人在小镇上过上“上等人”的生活。一个金币意味着每天能吃白面包和牛奶,每顿可以有鱼有肉,还有全家都能时不时买套新衣服。周围其他的汉子听到这里,也骚动起来,他们都好奇地盯着李佳看,想听听他会说点什么。那个几个店主更是被搔到了痒处,他们凑到李佳边上,纷纷问道:“大人,您说的是真的吗?怎么做到?”

“我先问你们,我们卖的东西是不是好东西?”

那中年人摸摸手中的雨伞,同意道:“当然,否则怎么会挤得我们生意难做?”

李佳指了指窗外学校的方向:“你们看到那黑色的烟雾了么?”

“啊!那不是魔鬼的呼吸吗?”一个大汉口无遮拦的说道。

中年人踹了他一脚,有些讨好地对李佳说,“请别听这些粗坯胡说,我们没见识,真不知道魔法师大人在做什么。”

李佳点点头道:“那其实是魔法师给我们创造的财富之源。所有那些你们见到的奇妙商品,都是那里生产的。我们和那些小作坊可不一样,以后的货品会多得超过你们的想象,甚至多到我们都来不及自己卖。这时候,如果你们加入我们,把它们卖去其他村镇,还会没钱赚吗?”

“真,真的可以吗?”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季益君一边在学校的路上跑着,一边问前面的叶梓。

“去找能救命的人。”叶梓头也不回地答道。

“医生不都在医院里开会吗?我们还能去找谁?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去郭校长,王济远还有我老爹认错。救不活拉倒!大不了再把我发配到深山老林里去。”

叶梓听到这里停了下来,盯着季益君怒道:“季益君,你还是不是男人?有没有一点点感?”

“怎么不是?人就是我让揍的,什么罪名我都认了,这还没感了?”

叶梓一脚揣在季益君小腿上,疼得季益君一下抱住了腿直哼哼。

“你再说一遍‘救不活拉倒’?”

“救……,救……,好,好,我投降。”看见叶梓又抬起来腿,季益君果断地怂了。

“哼,你这人就是欠揍。”

季益君一瘸一拐跟着叶梓跑,一路跑上了化学楼的五楼,她一间间房间冲进去看,终于在一间实验室拖出了一个扎了马尾辫的清秀姑娘。

“这是吴静蓉,我们寝室的老幺。”叶梓匆匆忙忙的介绍了一句。然后拉着她胳膊问:“莫雷呢?快带我去那儿。”

“这位是?”吴静蓉看了一眼一个劲揉着腿的季益君,又看了看气喘吁吁的叶梓,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

“无关紧要的人。”叶梓摆了摆手,“总之,带我去见莫雷。”

“这个莫雷……真能帮我们?”季益君问,“他不是那个炼金术士么,和救人有什么关系,再说,炼金术士不就是江湖骗子的同义词吗?”

“喂,那瘸子,你是谁啊,不许这么说莫雷先生。”正在带路的吴静蓉像炸毛的猫儿一样跳了起来,“莫雷先生是个天才,学东西超级快,想法又多。现在他是我们这里出成果多的研究员。”

“哇,大姐,你对个土著这么维护,莫非对他一见钟情啊?真是重口味。”

“你……混蛋!”吴静蓉撩起白大褂,准备在他另一条小腿上补上一脚。

“好了,都闭嘴!人命关天!”叶梓分别瞪了两人一眼,然后对季益君说道:“虽然医生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溶血反应,但莫雷可能知道。他是炼金术士,会配置药剂,我们上次寝室请他吃饭的时候,听他说起过什么血脉力量和血脉改造。不知道会不会就是这所谓的血脉产生了作用。无论如何,总得问一问!”

北京首大医院预约
京都儿童医院网上预约
北京妇科医院哪好
邯郸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汕头专业的妇科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