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信息港 > 生活

天幕神捕 第六百五十章 皇宫空城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4:23

天幕神捕 第六百五十章 皇宫空城

一个个老头老太神情激动的走出房屋弄堂缓缓疾步的向祁连王走来。哪怕祁连王已经五十年没有回来了,但祁连太子的名字却一直在老一辈的心中。

祁连王看似不动声色,却是不经意间傲然的抬起头,“这便是民心,哪怕本王五十年没有回来,京城的百姓依旧记得本王,依旧为本王的回来而欢呼雀跃。”

玄阴教主似乎有些受教了,眼神中闪过一丝倾慕,而身后的宁月脸色却是变得有些阴沉。如果祁连王真的如他说的那样,哪怕五十年未归依旧有着无与伦比的民心,那么这次万一真的被他夺下皇位,也许他也能很快的稳定天下。

但是……怎么会这样?宁月不相信,也不敢相信。他还记得,高阳王叛乱,京城的百姓是多么的拥护皇上。

他们自发的拿起农具来到城门下要替朝廷守住城门,那个时候,宁月看到了天命,天心。那个时候,宁月无比的庆幸他效忠的皇帝是深受百姓爱戴的好皇帝。但是……为什么?

“祁连太子,您回来了?那就太好了……”一个老头颤颤巍巍的来到祁连王面前,那神情的激动,就像看到了信仰中的神。

“是,本王回来了!”祁连王傲然的抬起头,虽然他的拥护者只是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虽然眼前的这些似乎看起来也命不久矣。

“太子,太子……您还记得我么?太子?”一个老头突然神情激动的跑来,对着祁连王标准的敬了一个礼。祁连王微微一愣,但又有些感动。

因为眼前的军礼,是五十年前自己定下的。因为四处征战,到处叛乱。原本的军礼过于繁琐而且行动不便。所以祁连王制定了一套更加简单方便的军礼,无需卸甲,也不会引起丝毫不适。

“你是……当年跟着本王征战的将士?”

“太子,我是小铁枪啊,当年跟着太子从江州走到凉州,一直是我替太子举着旗……”

“哦?小铁枪?”祁连王的眼前一阵恍惚,他似乎看到了那个十多岁的少年。但是,眼前的老头已经头发雪白,眼前的身姿甚至连站直都做不到。但依旧,两个身影在祁连王的脑海中重叠。

“小铁枪,你也老了……也对,都五十年了,当年跟过本王的,能活到现在的估计也没几个了。”祁连王有些感慨的说到,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小铁枪的肩膀,“朝廷贴了告示,要你们先行离开,你们怎么都没走啊?”

“我们老胳膊老腿了,走不动了。再说了,我们在京城住了一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听说强敌来犯,要颠倒朝纲?就算我们帮不上什么忙,但为国殉难的心咋们还是有的。

不过太子回来了就好了,以太子的绝世武功,哪个不长眼的敢挑衅?太子殿下也是听说了朝廷的危难特地回来勤王的么?”

话音落地,祁连王顿时一怔,原来这群百姓不是为了迎接新皇的到来,而是以为自己来勤王的?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就是朝廷公告上面的强敌么?

“哈哈哈……民心所向,这是民心所向?祁连王,你所自傲的民心所向是这个?”宁月突然狂笑的问道,捶胸顿足差点笑出眼泪,“祁连王,连曾经爱戴你,跟随你的百姓都不欢迎你,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么?”

“这位后生,你是什么意思?祁连太子回来勤王,你为何冷嘲热讽,我们怎么就不欢迎了?”老头有些不高兴,在宁月话音落地的瞬间开口质问道。

“那你们为什么不问问你们这个祁连太子,到底是来勤王的,还是来谋反的?”宁月收起笑声,眼神冰冷的淡淡说道。

“什么?”老人们齐齐脸色大变,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步,“祁连太子,那个后生说的……可是真的?”

祁连王眼神微微眯起,环顾着四周一双双有些陌生的眼神,“本王来拿回本王的东西,你们还愿意跟随本王还愿意奉本王为主么?”

“哄——”一阵起哄声响起,数十名老头老太纷纷交头接耳起来,而一个个又不约而同的倒退了几步。

小铁枪脸上闪过不信的挣扎,似乎是鼓起了勇气,“祁连太子,当今皇上可是好皇上啊,他登基以来肃清官吏,鼓舞农兴,使得百姓安居乐业。

皇上宁可节流开源也不增加农赋,就是劳役,也是选在农闲时期。还记得皇上在做太子的时候,京城下了好大的雪。房屋塌了,好多人冻死了。

皇上亲自带人,不眠不休的在雪地里挖人,嗓子都喊哑了。先帝命人将他带回,他说百姓还在雪地里等着朝廷来救,也许马上又能救出一个。当时,好多百姓看着,都哭了……

太子,哦不,祁连王爷……当年不是你自愿放弃皇位的么?不是你自己自封祁连王要永镇凉州的么?今天……今天怎么就突然的……突然的回来了呢?”

“莫无痕是一个好皇帝,难道本王就不会是一个好皇帝?当年的事你不懂,算了,这些事没必要和你们说,你们也听不懂。能见到你们,本王很高兴。但可惜,你们已经不是和本王一条心了。回去吧,既然朝廷要你们避难,避难去吧!”

祁连王收起了心神,再一次恢复到之前的淡漠。但不知为什么,宁月看着祁连王的背脊,竟然没有刚才的挺直了。也许,这些百姓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心理负担,但曾经引以为傲的民心所向却是被打击的支离破碎。

“天下很太平,我们过得很好,求祁连王不要再生事端了好么?”一个老太大声悲呼,直直的跪倒在祁连王面前。一人带头,所有人效仿,一群老头老太,在跪倒在寒风中。这样的一幕如此的凄凉,就是铁石心肠也该于心不忍。

“你们过得很好,但本王过得很不好。这个皇位,本来是本王的,就算本王不坐,也该有本王的儿子去坐。你们安于此时,不愿再生事端这是你们,但本王要拿回属于本王的东西也没错。”

祁连王大手一挥,眼神冷冷的扫过一众百姓。恍惚中,仿佛又看到了五十年前,只要自己一出现在大街上,总会有无数百姓争先叩拜。祁连太子的呼声,就是皇宫之中也能听到。

“既然如此……那就请祁连太子先杀了我们吧!我们不想看到曾经受人爱戴的祁连太子,变成了现在的反贼。五十年前既然你放弃了皇位,现在为什么要夺回来?”小铁枪突然挺直了身体,就连原本的驼背,也仿佛消失不见。

祁连王眼神微微眯起,原本摇曳的心念,荡起了一丝的潋漓。而身后的玄阴教主却是眼神闪烁,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一个莫无痕,本座倒是小瞧了他。

原本以为所谓陷阱无非是刀枪棍棒,但现在看来,莫无痕的手段要比本座想的高明的多。别人杀身,他却诛心。老头子,你天下,难道在这里要被着了道么?”

“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宁月冷冷的喝到,“正因为你玄阴教主以无耻卑鄙为荣,所以你眼中的人皆是无耻卑鄙之徒。但是,这些老人家说的那一句不是真话?那个问题,难道你们不该解答?

五十年前放弃了,为什么现在又要再要回?既然今日要回,当年为什么要放弃?就算有不得已的苦衷,当今时今日,难道还是彼时彼刻?

荣仁帝登基称帝,已经得到天地认可百姓认可。从那个时候开始,皇位就已经不再属于你们也不该属于你们。所以,谋逆就是谋逆,什么拿回自己的东西,这,原本就不属于你——”

“哼——”祁连王冷哼一声,轻轻的踏出一步,身形已经越过了人群站在了人群的身后,“无论如何,今天总要有个了结,既然小皇帝已经出手了,那本王就来看看,天命在你,还是在我!”

话音落地,祁连王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宁月脸色大变,连忙拉着千暮雪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随后玄阴教主和水月宫主也一同消失,紫玉真人唱出一声道号,身形也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际。

气候微凉,天空的云层仿佛层层交叠的鱼鳞。京城的玄武街直通皇宫,而对应的宫门即是玄武门。玄武门洞开,门口也没见守卫。祁连王踏过玄武门却停下了脚步,因为在玄武门之后,有两个人已经早早的等候。

一身龙袍的莫无痕,头顶旻天镜,傲然挺立散发着滔滔的气势。一身青衫,头戴着一定狗皮毡帽。诸葛青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但一身的气势却如此的厚重,仿佛是泰山悬在头顶,散发着浓浓的威压。

“不错!”祁连王冷冷的说到,不是对着莫无痕,而是对着一边的诸葛青。以一己之力,在这个年纪能够有如此精深的修为实在太不容易了。

祁连王一直以为只有资质才能决定终点,而他所收的三个弟子,却也的确是资质通天,绝世无双。但是,当他看到诸葛青的时候,心底的一贯认知产生了动摇。因为眼前的诸葛青,他的根骨并不高。单凭根骨,就是玄阴教主也能甩他十条街。但是,诸葛青的修为竟然这么精深,如果没有意外,不出十年他必定能踏出那一步成就问道之境。

潍坊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旬阳县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男科医院
广西癫痫病治好费用
扬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