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信息港 > 育儿

专访酷派CEO刘江峰酷派目前的目标就是活

发布时间:2019-05-14 21:13:08

今天(12月15日),刘江峰领衔的酷派在上海举行了酷派新品改变者Cool Changer S1 发布会,发布会前的一晚,一向以文艺范儿著称的他在微博里发布了一张外滩的夜景照片,并配上了这样的文字:

涛涛江水浪奔浪流间,淘尽了世间事,都幻化成一片潮流。改变之路,奈何多少荆棘与挑战,仍愿翻起千层浪,在我心中起伏够。

改变之路,奈何多少荆棘与挑战将他接管酷派这半年概括地相当准确。

今年8月,刘江峰在贾跃亭的邀请下出任酷派 CEO,3个月后,酷派集团发布盈利预警公告。公告称,2016财年度酷派将亏损约30亿港元。

公告解释道:相比2015年同期,2016年前10个月销售减少约43%,主要业务亏损约7.3亿港元。销售减少主要由于本地智能市场衰退及竞争剧烈,及本集团仅于2016年下半年推出一款新智能产品,且一直专注于清理库存。而2015年,酷派全年的净利润为23.25亿港元。

酷派股价一路下跌,这与临危受命的刘江峰关系并不大,只是,作为公认的、长袖善舞的职业经理人,他身上还承载着更高的期待 带酷派重回国产一线品牌阵列。

相比创办生鲜电商多点,执掌酷派算是回到了刘江峰熟悉的战场,而在虎嗅FM创新节上曾拿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还是少年当作演讲标题的刘江峰,在出走一年多后,归来时行业早已是风云突变。相比打造华为光荣,他说,要带着酷派重回国产一线需要使出洪荒之力。

接管酷派4个月后,刘江峰接受了虎嗅专访,他屡次强调,酷派目前的目标就是活下来。

过去的一百多天里,刘江峰大手笔地对酷派的团队、组织结构和企业文化进行重整,他需要新鲜的血液和更精简的工作流程,以将酷派转型为与互联结合得更好的企业;他出售了酷派子公司 ivvi 的80%股权,以使公司业务更加聚焦;他计划推出定位与时尚的、不打性价比的新品牌,以改变酷派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形象。

酷派股价依然委靡,但刘江峰很乐观,他说,在未来的半年内,酷派有望扭亏为盈。

以下为虎嗅专访酷派CEO刘江峰实录:

产品做减法:酷派明年主打4款主力机,以设计和时尚为主

问:你们现在怎样,马上12月中要发新品?

答:对,这款机器我们命名为酷派改变者S1,大概是从六七月份开始做的,主打音乐和游戏。

音乐我们是跟哈曼卡顿一起来做的。游戏我们和高通定制了一款芯片。5.5寸我们是做到了 4000 毫安,待机时间会长很多。

问:明年你有什么计划,要出几款?

答:明年我们主力机的大概是七款。酷派它原来的 Cool 系列还会继续做,大概定价在一千到两千,两千多,低的可能999这个档位,以功能性为主,迎合年轻人听音乐、玩游戏、拍照这些功能性需求。

另外,我们还会起个新的品牌。准备是以设计和时尚为主,大概明年三四月份推。

像酷派今年有将近一百款机器,但是每款都卖得不好,我们还是想做精品,每一款希望能起量,但是这个起量也是一步一步来。

问:所以从一百减到七是这个意思吗?

答:减到二10,还有海外一些产品,七七八八的。国内七款,严格来讲就四款,明年上下半年各有两款。

等下一个浪潮:市场没有

问:你觉得现在市场到底还有机会吗?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你觉得酷派的机会点到底在哪儿?不管OPPO、vivo、小米,就人群辨别而言,这个市场的定位还有空档吗?

答:没空档,现在大家存量市场,你抢我的,我抢你的,但大家比自己的产品、质量,还有售后服务,反正对消费者来说就是这个重要,然后你价格要公道,这个市场是反复在教育的。

其实每个公司的成功看上去偶然,都有它的必然,有它的必然,也有它的偶然,各种变化造成。这个风一会儿往东吹,一会儿往西吹,看你的判断了。

昨天我还在跟投资者在聊,外行业看热闹,一看一片血海,没法干了,而且里面撕的不可开交,外部撕,内部撕,都很苦,每个人压力都很大。但其实,这是一个海量的市场,单品来讲仅次于汽车的体量,加上各种配件,全球每一年小一万亿美金的市场。

这个市场没有一个的,都是各领风骚三五年,很快就变了,所以一定是有机会,我们就在等待下一个浪潮的到来。

问:下一个浪潮是什么?

答:这个浪潮我觉得是这样的,这个单纯的形态下,我们寻求的是活下来,慢慢的成长,建立我们品牌的口碑。

那么下一步,有很多新技术的应用,我觉得应该是比较大的一个奔腾。比如屏幕可能逐步全部走向无边框或3D,电池的容量不是一天了,可能是两天,甚至更高。再加上柔性品的使用,VR的使用,比如眼镜、手表,穿戴设备的应用,配合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我觉得在两三年内应该会渐渐变得越来越有智慧,而不像现在,其实你现在不动它,它是不动的。将来它会在那种传感器的一些技术的发展,很多传感器它是可以敞开的,敞开的时候它可以去做很多判断、预测。

目前重要目标:别亏钱,活下来

问:那对目前的酷派来说,活下来这个具体的指标或者说目标,你觉得会是什么?

答:挣钱,别亏钱,不亏钱我就能活下来。

问:还是得先保证一定的出货量?

答:适当的出货量,做大也容易做死,很难说的。我们明年希望做到两千到两千五百万。

问:你原来说过5年做到一个亿是吧?

答:5年一个亿,问题不大。你想一想OPPO两年前跟酷派现在一样,它两年多就干到一个亿了。

问:今年本来的目标好像是两千万?能到吗?

答:今年到不了,一千五。我觉得目标不重要,出货量是多少也是不重要,但是我希望我出的每一台货能建立用户的口碑,这是能给我加分的。我假设出了一千万,这一千万人都用的我这个好,认可我这个品牌,那我下一款我就会卖到一千二,再下一款卖到一千五。如果这一千二都说不好,就流失了,每天流失。你看现在市场上品质、质量的排名,基本上跟份额的排名是一样的,有些品牌它现在的份额还挺高,但是它的质量,返修率什么的各种比较客观的指标,它是排在后面的,那未来它还是会往下走的。

问:目前酷派比如说一千多万出货量里面,运营商市场占到多少?

答:百分之六七十。但今年酷派海外起来很快。

问:那明年你觉着这个运营商的比例国内会降到多少?。

答:比例我估计还是有个40%、50%。运营商是非常重要的市场,其实是可以做的,但关键你不要天天去做二百块、三百块的机器,有两千块、三千块的机器为什么不去做呢。做低价机很容易,但你做这个低价的做多了以后你就做不了上面的了。

没钱但有新打法:更奇妙地做营销,通过合资借力

问:营销思路上,跟OPPO、vivo、华为会有什么突出的差异吗?

答:任何过度的营销终都是要还的,营销是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不好的东西你非要做成好的,这东西都走不久。

对我们来说,我们产品逐步变好,推出精品以后,我觉得怎么样去让消费者了解、体验,这个是需要说白了要花钱。但是我们钱又没有OPPO、华为这么多,但这时候更多的基于现在的线上,社交媒体,还有各种现在年轻人关注的热门事件的营销。

问:所以你们不打算在营销上面砸特别多的钱。

答:我肯定要有1百个亿我肯定就砸,使劲砸,那我肯定明年冲上前几位了,但我们没钱,明年我们就按业界正常的预算投,一般是3%到5%。

问:乐视贾跃亭不就是天天叫板苹果什么的。

答:这些不予置评,我们反正还是希望安安静静地把这个产品做好。我们不希望天天卖几百块钱的机器跟别人去撕。

而且这个行业现在这种状态,其实跟打性价比有关,性价比是没有忠诚度的,我们不会走这条路,我们的价格一定比他们高,但是我们的性能、体验,我也要求比他人更好。我们打体验和价格的比,我们寻求这个。

问:锤子不就自称寻求这个?

答:所以它也卖得不错,供不上货而已。

问:你觉得它的短板是在它供应链那块。

答:对,其实短板都很多,这个东西我跟你讲,摁下葫芦冒起瓢。你卖得不好的时候,大家说你营销是短板,卖得好了以后又说你供应链是短板,都卖得好了,你产品是短板,跟不上。做为甚么苦,大家认为是红海,其实大家没有看到这个产品将来它是人体的一部分,它是人体增强,它对技术、营销、销售,包括产品要求的门槛会越来越高。

问:那对于酷派来说,今后要加大在这方面技术上的投入、对外的投入,但现在又没钱,这怎么做?

答:合作,和宝力的合资就是其中之一。明年我们会推出来跟别人不一样的产品。穿着,还有一些个人娱乐的,消费电子。我们主力是,但是我们会做一些跟周边相干的,比如手表,我们现在手表卖得也很好。

问:像你这种合资生态跟小米的生态可能还有些不一样?

答:不一样,我不去做甚么吸尘器、电饭煲。我还是围绕跟个人消费直接相关的,围绕这个业态的周边来做。

问:您把ivvi给出售了,是你8月份一来就有这个思路还是什么时候构成的?

答:是董事会的决定,我们也有这个想法,但是什么时候出售,怎么出售,那都要谈的,也看机遇。正好有这个机会,有投资方,我们现有的团队也想出去创业,这不正好吗。对我们来说也可以更加聚焦。

问:那整个酷派团体的,包括资本上,会有些再融资或说新的资本进入吗?

答:会有,当然会有,我们是上市公司,一定会有这些动作的。

问:打算在什么时候呢?

答:我们已经在做了,但有些不能说。明年季度会有。

问:你们跟宝力合资具体的目标?是要出什么样的?

答:明年我们要推个双屏。

重整酷派:人材、组织、企业文化,使出洪荒之力

问:酷派现在处在转型期,困难吗?

答:压力都很大,我们每个人到我们整个酷派集团压力都很大,说句老实话,我都很多年都没那么压力山大了。

问:比当时做光荣的时候还困难?由于从零开始吗?

答:在荣耀花一半的精力就行了,现在我都洪荒之力了。

问:荣耀为何只花一半的精力就够,那末容易吗?

答:有钱,有平台。你的策略定了,履行很快就落地了,你这边你从策略到执行,到后面的,好多事都要自己干,还要找钱,还要建平台,搭组织、人员,新平台的整合,新产品的研发方向,都是新的。你看我们这些产品的设计,到明年,都是完全新的,要深度的参与到里面去。固然,慢慢地我也许就会好一些。

问:这比你料想的困难要大。

答:对,差不多,料想的也差不多,我这个人就喜欢挑战,太简单了没意思,越挫越勇,越战越勇。

问:所以在你来酷派后,过去的差不多一百天里,你觉得做的重点的几件事甚么?按重要性来排序你会怎么排?

答:首先是人,团队,组织,团队已经基本上搭建完了,组织也调整到位了,文化也基本上调整完了,全部我们新的企业的文化是什么。

然后就是流程制度,从质量流程、研发流程,还有生产,内部的各种。整体一句话,以前的很多流程制度是基于不信任去设计的整套公司的架构,我全部把它换成基于信任的一个简单高效的流程、组织,我们有句话叫由于信任所以简单。但基于信任不等于不管,由于人性本身还是需要去束缚的,从管理上讲,我们整个的设计上基于信任去先跑,我先让你做这个事,比如找你做这个事,我就信任他是能做好的,我们是基于对人的判断,不需要层层去设卡。当然了,内部很大的挑战就是新人太多,由于大部分现在都是新人。

问:近三个月新进来多少人。

答:主要的管理层大部分都换了。总监级以上的一百多人,换了一半多,主要的业务岗位都换了,从研发到市场,到产品线销售,供应链

问:为什么一定要换呢?他们老人完全不行还是?

答:不是,很多其实不错的,也有很多老人在用。怎么说呢,我没有时间去试错,我要用比如用那些已经了解的,或者相互之间有默契的,你没有时间去试错了,再磨合,半年过去了。

问:所以都把你之前认识那些朋友、旧部什么的挖来了?

答:有一些,也有一些外招招进来的。

问:那对他们来说一样也是试错。

答:但是他们已经在别的地方有成功的经验,我新的思路,新的想法,需要在大多数情况下大家是认同的,而且有成功经验的,我们迅速的磨合,快嘛。

那一些老同志,我们也没有说把他裁掉,我们一个人都没裁到现在,我们都把他安排到其他的岗位里面去,包括我们近把ivvi卖了以后,有些老同志就过去了,也创业,我们也支持,将来也是兄弟公司,尽量妥善的安排。

毕竟酷派是他们做起来的,我觉得我们要承认历史,承认大家的功劳。但是确切现在面临着大的转型,包括我们这三个月中间的调剂,有些老的员工他可能理解起来觉得有困难。

看问题可能你在一个地方看久了以后,比如说我在华为待久了,看乐视这个事情,我肯定也觉得他们很有问题。但是我跳出来了,在互联干了一年多以后,我就能理解它这种模式,战略上的方向它还是可以的,只不过战术执行上我觉得出了一些问题,需要调剂。

每个人,他在认识上不那么到位,履行上肯定就会有偏差,对我来说这就是本钱。

我们现在就跟创业公司一样,重新去搭班。里面也很乱,因为新老交替,新人之间也要磨合,互相掐的也利害,但是大家都在为一个目标努力。因为原来的流程在改,新的流程还没跑顺。

问:你能举个例子说,原来的流程是一个什么样的流程。

答:不好说之前的了,但是其实传统的一些工业企业它相对来说非常长的流程,环节特别多,审批的人特别多,它就是不信任,不停地加各种环节。

问:那团队调整的是哪块?比如说是供应链、研发还是营销?

答:销售和营销基本上都是新的团队,大部分,供应链也改组了一半,研发基本上动的不多,但是这次ivvi出售以后,基本上一大半要换。

问:你也说过供应链是酷派比较有实力的部分。

答:调整了个别主管,但现在供应链主管还是原来供应链的主管,原来老酷派的供应链主管。

问:市场销售这块是完全全新的。

答:对。

问:之前酷派基本上没有这样的一个能力和基因?

答:也不是没有,只是可能跟我的思路不一样,有也有,但是不一样,或它做的目标各方面不一样。

关于乐视:和贾跃亭每天都在沟通,互相打气

问:近跟贾跃亭一次交换是什么时候?

答:我们经常交换,几乎天天都有,、。

问:他比较关心的是什么问题?

答:他那边乐视的一些事情我帮他出出主意,酷派这边他关心肠很少,他就说你们这个要坚持,我说你也要坚持,我们互相打气。

问:他让你出甚么主意?

答:就是如何调整,对他来说,全部乐视也是面临一个比较大的调整,组织、战略上都需要调和。

问:乐视那边的调整,你给他有什么建议?

答:你看结果就可以看到。

问:之前你对它这类模式你觉得是OK的吗?

答:之前我觉得半懂不懂。尽量少说,乐视的事情我确实了解不是太多,但是我觉得它少打法跟别人不一样,从结果来看它起的也很快,但确实在有些方面需要调整一些,但大的战略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问:所以当时你8月份来酷派的时候,其实当时你那个模式的想法跟乐视已不一样了。

答:对,我们的做法不一样,不需要一样,因为本身是两个公司,两个品牌,它独立的品牌,完全也是独立运营的。而且在市场上,其实也有竞争,因为只要是不同的品牌就有。

问:但是,不是所谓的乐视生态吗?

答:乐视生态就是我们和它生态的内容我们会一起共享,但是也相互结算,也没有说免费给你。

问:乐视你觉得之前的问题是硬件免费这个思路?

答:我觉得就是太激进,就是这一个问题,其实其他没有甚么大问题。发展确实很好,它定价确实太激进,应当及时收。它今年上半年我觉得就应该稍微把价格提高些,做到不亏钱,这样就好一些,就是方向的问题。

问:在对商业模式的计算上面,所以你们不是说硬件免费或者低价?

答:没有,我们还是遵守传统消费品的这类逻辑,商业还是要挣钱,而且我们是上市公司,我必须要有利润,这个是对我基本的要求。

问:那当时贾跃亭找你的时候,他怎样来跟你说这两个公司他心中的一些不同的定位或者想法。

答:是我们一起商量,也没有说都是他说的什么的,就是酷派要做起来,而且我们酷派要从一个纯硬件公司,要转成硬件和软件结合的,跟互联结合的一个公司。所以对酷派现在来说,整体上是重组、整顿、提高,还是需要半年时间,业务其实已经亏了两年了,我们有望在半年左右就开始盈利。

问:从现在开始算半年。

答:对。

乳房胀痛吃啥药
什么会导致月经量多
乳房胀痛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