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信息港 > 旅游

独圣 第五十九章 剑影重山

发布时间:2019-10-22 01:00:36

独圣 第五十九章 剑影重山

一时间,蟹将的身影绕着李静轩转作一团,无尽的爪影从四面八方轰击过来,其间的炙热煞气层层叠加,几乎要将被他圈在其中的李静轩烤熟。李静轩静静的站在当场,周身的热力虽然令他的头发不可避免的曲卷起来,但他脸上却是神色凛然,一副从容的平静模样。

他这是因为心中有数,所以才显得从容适意么?

不,并不完全是这样,毕竟他眼下乃是次和蟹将交手,又是猛然间遇上蟹将的绝招,他哪里是什么心中有数。之所以还能一脸平静的应对,乃是因为他作为一名使剑者,他对自己剑很有信心,而且他自身的功法也要求他自己在运使剑势的时候需要一个平和的心境――只有心境契合了,他才能发挥出自己剑势为强大的威力。

面对从四面八方压过来的炙热,李静轩在亲身感受之下越发明白蟹将这一式攻击的恐怖。当下他也不再有丝毫的保留,浑身上下的精气神顿时凝聚起来。原本散布于周身的剑云微微的向内紧缩,看似被对方的爪势所迫,但实际上这却是自己剑势爆发的前奏。

“都说,把拳头缩回来,再打出去,才会更疼,其实我的剑势也是一样啊!”李静轩暗道一声,引气初期的元气猛地催动,身上若水决的功法被他运转到了。

浩浩荡荡的元气之息在他筋脉里如长江大河一般流转着,一股浩瀚精纯的力量剧烈的升腾起来,随即在他自家意念的凝合之下,一道初具规模的森冷剑意爆发出来。初时,如天上的稀薄的飘云一般淡淡的若有若无,可随着意念的调动却越积越多,化为一片充斥乾坤的云霞却是铺天盖地势不可挡起来。

这剑意乃是李静轩从白云剑势和星河剑势之中体悟而来,自然是契合这两门剑法的施展。

此时他剑意一出,整个人的气质猛地一便,却是越发高深淡泊,就像是九霄之上的云朵,整个心是冷的,是淡的,高居苍穹之上,冷眼俯视人间的种种。

此时,无穷的剑意在他身边氤氲,形成一团团向内旋转,越发凝练的剑气漩涡。他对自己周遭身侧各种不变已然不再被他放在心上,作为一个“半剑客”,他现在满门心思都在如何彻底的将自己这逐渐继续起来的剑势释放出去,进而发动惊天动地的一击。

剑轻轻的抬起,在白皙如玉的手上执拿着直指苍穹,而后向下一挥。

唰,一抹银亮的剑色,恍如冲破云朵的天光

.jpg>

,从九霄之上降临人间。它仿佛无视了空间的噌噌阻隔,透过虚无的空洞,化作一片森然的剑气,不停的切割着李静轩周围的虚空,发出丝丝的异响。

这还只是剑势落在空处声音。

而在剑势轮转的下一个瞬间,叮叮当当的交击声密密麻麻的响起。开始,还隐约能够分辨的出其中的明细,可到后面这声音越发的密集起来,迅速的连成了一片,就像是一个拉长了音调的呐喊,却是让人根本分辨不清了。

交手中的两人皆是以快打快。一时间他们的身影,他们出手的招式,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都变的模糊不清起来。他们只看到一团银色的光芒和一团赤色的光华纠缠在一起,时而赤色包裹了银白,时而雪色占据了上风。

双方纠缠了良久,以一抹银色和一团赤红的剧烈对撞,结束了这场纠缠之局。一阵盖过雷声的轰鸣在光华对撞的瞬间响起。

轰鸣之后,炸裂的气流将两人再次分开,蟹将那赤红的脸盘变得有些粉了。他跌跌撞撞几步退后出去,手臂微微的颤抖着,平摊而开的手上遍布一道道稍显难看的剑痕。

淡青色的血,带着海水的腥味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上,其上传来的疼痛令他为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正想发火,可在想到这一切都是对面的人带给自己之后,他的愤怒随即化为一丝对于李静轩恐怖。

连自己的绝招也奈何不了对方,这一刻他实在是有些怕了。

他恐惧的望着李静轩。

对面,虚空中奔腾的气流恢复了平静,李静轩身着一袭质朴的带毛皮衣遥遥的从半空中落下,在甲板之上悠然矗立。他气息内敛,目光平和,仿佛与整片天地融合于一体,给人以很是怪异的感觉――众人明明能看到他的存在,可气机感觉之中却又很难发现他。这种若有若无诡异万分的现象,却是让围观这一幕的高手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暗合天道,以身相融……这小子几乎就要踏入天人合一的境界,真是令人羡慕又嫉妒啊。”高手们看向李静轩的目光充满欣喜和嫉妒。

无论,是否人族皆是如此。

作为高手,作为有志踏上一步的高手,他们对种族的看法大都比寻常人看得要淡一些。对于,李静轩的潜力,他们是有些欣喜的。他们觉得自己这是后继有人了。只是想到李静轩的年轻和他非海族的身份,那些属于海族的高手在欣喜之余又有些嫉妒:“为什么这样的年轻人,不是我的族人呢?真是……”

他们腹诽着。虽然彼此还处于敌对之中,可在那些高手眼里,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仇恨。他们呢并不晓得李静轩的出身,自然也不明白,李静轩因为某些事情,对妖族可谓是恨之入骨,他心中隐约存了“要令天下无妖!”的想法。

怎么办?自己的绝招都拿不下对方,自己要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么?那不是太没面子了?可是,就这么继续杀上,自己又能拿他怎么办?那家伙的剑太利了,再打下去自己的手怕是要……

“唉,进退两难啊!”蟹将对此头痛着。

“谢骞,莫慌!我来助你!”正当蟹将迟疑不已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随之传来,只见一个比蟹将高大许多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背后,很是热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既然我来了,那这里就交给我吧。”很明显长了一个奇怪的三角状头颅的家伙拍着胸脯打着保票。

“你怎么来了,沙成?”谢骞恼火的问道。他可是很明白自己眼下的狼狈,他并不想自己这样的狼狈被别人揭破――虽然他很清楚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在双方老大的观察之中,可你要说他是视若无睹也好,掩耳盗铃也罢,总之他就是这么别扭先把老大们的视线撇开,然后不再允许他人询问。

“老大,让我来帮你的!”沙成尖笑一声,眯着自己那豆大的眼睛看了对方一眼,小声但很明确的询问:“就是对面的那个家伙么?”

“嗯!”谢骞重重的点头:“你要小心,那家伙的剑很厉害!”他提醒新来的伙伴。

“是么?你可不要被那家伙给吓破胆了!”沙成轻轻的扬了扬眉头,随即操持两把锋利三角尖刀在手,狞笑着说道:“放心,我有鲨牙刃,他可是比你的手要坚固许多,却是不怕被他的剑给崩了。”

“你……”谢骞对此恼火无比,他可是知道沙成这话乃是暗讽自己的手不够坚固,化形不够成功的。

对一个正在化形期的妖物来讲,你说他化形不够成功,可是比骂他是个傻瓜更容易吸引仇恨。

要知道,妖物并不是人,可他们终究是向往成人的。能够化形,成就人身道体,这就无疑证明他们可以向前走得更远。这可是关系到他们未来的大事,每一个妖物对此都是十分重视的。

“那你有本事就自己上啊!”谢骞摊开手,激了沙成一句。

“自己上?我会的!”沙成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原本就是这么想的。”

他话声才落,整个人便猛扑向前,他将自己的左手之道隐向自己身后,而狠狠的向李静轩劈出了他的右手尖刀。

沙成的鲨牙刃,并不长,也就两尺三寸左右,刀呈纤细的三角状。与其说是刀,可看上去更像是锥。

外人看到他这兵器的形状,又见他乃是双手双刀的架势,一般都以为他走得是轻盈迅捷的路线,又哪里能想得到,他所使用的刀法,却是与所谓的板门大刀相仿呢。

一串的灰影闪过,沙成直接奔到了李静轩的面前,他右手的尖刀斩下,带着浑厚凶猛的力量如天崩地裂一般轰杀下来,令人心生恐惧。

无尽的气浪在这一刀之下破开,恍如汹涌的波涛隆隆的排向两侧。银色的刀尖向下,带着难以抵御的气势,令这锋刃之前的虚空为之扭曲。

这一刀,当真是可怕至极。

在李静轩的感知之中,这一刀就像是凶狠的鲨鱼锁定了自己猎物对其发动致命的攻击一般,充满了决绝气势。一股子凶厉无比的气息陡然爆发出来,进而化为一种精神上的冲击,令人真切感受到了他的可怕。

“厉害啊!不过,就这么一刀,也太小看我了。”李静轩淡淡一抬眼,手中长剑微微一巅,一道清亮的剑鸣随之而起。这剑鸣一如雏凤初啼响彻天际,而凌厉森然的剑气则随着这剑鸣冲霄而动,将天上的乌云都荡开了不少。

这一刻,李静轩头顶上的云朵隐隐便淡,一缕若有若无的天光从苍穹上投射下来,无声的映在了他剑身之上,让这口普通的青钢长剑反射出一抹绚烂的光华。

嘉峪关治疗阳痿医院

通化治疗妇科费用

巴彦淖尔癫痫病

嘉峪关治疗早泄方法

通化治疗妇科医院

心绞痛持续时间

频繁心绞痛

心绞痛是什么原因

心绞痛的治疗方法

拉水便用什么药

拉水多长时间好

拉水拉了好多次怎么办

中药治疗手足麻木验方

霉菌性阴道炎反复发作咋办

霉菌性阴道炎白带特别多是什么原因

霉菌性阴道炎

慢性宫颈炎症状

老年人筋骨疼痛吃什么

跌打损伤后怎么止疼

跌打损伤活络油配方

治筋骨疼痛的活络油哪里买

维生素D的功能

维生素D的剂量

维生素D滴剂药物说明书

维生素D每天补多少

先吃维生素D滴剂还是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