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信息港 > 教育

炎之帝尊 第325章 重伤

发布时间:2020-01-17 13:01:51

炎之帝尊 第325章 重伤

夜晚,花城一处房屋之巅,夜风迎风而立,其手拿着一张告示,面色惊喜,放松,

“zǐ嫣回去了,”

告示上的内容,他并不在乎,他要的是平安无事的秋zǐ嫣,

“该去找丁渊二人了,”

悠然一道,他捏碎了告示,在漫天纸片中,拿出了本命神玉,

在认准方向之后,他一个晃动,便不见了踪影,

“咻,”

巷街中,丁渊以及张振生二人飞奔其中,刮其阵阵呼风,

一些武者避其锋芒,不敢与之抢道,拦路,

“刷……”

在某一刻,一道风爆顿时席卷这条街巷,丁渊二人刹那脸色苍白,快速倒退,

“是谁,”

丁渊爆喝一声,双腿在地上一蹬,修罗结界轰隆飞出,

张振生亦是反应迅速,凌空翻转,双掌连连拍击,大片毒物织就的大刀,轰然劈了过去,

“轰隆隆,”

风暴攻击,震天轰响,街巷两旁的房屋,整齐划一的轰然倒踏,滚滚灰尘,冲天而起,

此地震动,引起大量武者闻声而來,

丁渊张振生二人,连连后退间,双目直盯滚滚灰尘之中,全身精神紧绷,

“哈哈……”

灰尘中,一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猖狂大笑而出,

“你是谁,”

丁渊隐去了一惯的吊儿郎当,面色充满凝重,

这人,身上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却又是那么虚无缥缈,

“哈哈,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都得死,”

这黑袍之人,语气阴森,话音如有魔力,让人不敢有丝毫反抗,

“噗……”

丁渊二人,瞬息胸口发闷,齐喷出血,身形摇摇欲坠,

“死之前,让我们死个明白可好,”

丁渊擦去嘴角鲜血,一双眸子散发着红芒,紧紧地盯着黑袍人,

同时,他传音入密,进入张振生之耳,

“三弟,待会我会保留一丝魂魄自爆,助你逃跑,”

“二哥,要死一起死,三弟决不做贪生怕死之人,”

张振生传音返回决绝,死都不会一个人先行离开,

“三弟,只有你走了,才能通知大哥,我才能获救,别忘了,大哥有妖莲之籽,”

丁渊传音中,满是着急,体内已然功法逆转,随时都可自爆而去,

这一刻,张振生眼睛模糊,只能应容,想必,这是唯一的一个机会,

毕竟,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袍,那实力逆天的恐怖,

“前方怎么回事,”

一些闻声赶來的武者,望着滚滚灰尘中,漫步走出的黑袍,纷纷交头接耳,不知其人是谁,

不过,花城也是道武大陆二线城市中的顶尖,其中亦不乏见识多广者,

“这黑袍是妖……”

“对,这妖的气息,我在祁连山感受到过,”

一些武者讨论中,面色惊变,怕殃及池鱼,全停在了千米开外,

“哈哈,明白鬼,”

在浓尘中,显露出身形的黑袍,仰天猛然大笑,接着这如同毒蛇一般,死死地盯着他们二人,语气阴森,

“好,就让你们做个明白鬼,本帝乃是祁连山三祖之一的银蝠,”

祁连山,乃疯魔殿的大本营,有着三大帝祖,

分别为金蝠,银蝠,黑蝠,

在冰封之林,逃掉的那位乃是黑蝠,

这只银蝠,是在黑蝠受伤而回,方才得知疯魔殿被灭,

爆怒的他,记住三人模样,迅速的來到花城,

先前,黑龙山陈族十长老的惨死,他是看在眼中的,与前者实力相当的他,当然不敢招夜风锋芒,

只能求其次,先杀了丁渊二人,收点利息,随后,再返回祁连山,通知金蝠,

闻言,丁渊二人瞬间会意,原來是疯魔殿的人來寻仇了,

“三弟,走,”

丁渊一声爆喝,轰飞了张振生,紧接着,身形急速膨胀,扑向了黑袍,

“二哥……”

被轰飞的张振生,声撕力揭,毅然决然的借势,向着夜色中逃去,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纷纷惊呼,再次快速倒退,

有人大骂丁渊疯子,竟选择自爆,换人逃跑,

也有人大骂丁渊重情,是不可多得的君子,

当然了,也有人则是幸灾乐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哈哈,在本帝眼前,能自爆的了么,能跑得了么,”

黑袍仰天大笑间,全身银色光芒冲天而起,道道巨大蝙蝠虚影,怒吼张牙舞爪,

“起,”

一字之间,黑袍身形眨眼间,穿透大片蝙蝠虚影,一把抓起丁渊,将他自爆的趋势深深压进了体内,

“放开我,”

丁渊怒吼咆哮,黑袍不屑一顾,身化三千蝙蝠虚影,再次追上了张振生,并且将他禁锢了起來,

“放开你,真是笑话,本帝说过,今天你们都得死,”

声音阴狠毒辣,震人心魂,众人立于原地,不动丝毫,一眨不眨的盯紧半空,

一夜之间,两次精彩大战,他们是饱了眼福,对自身修炼有巨大好处,

“死,我看是你想死,”

就在此时,远处的夜空,一道流光闪电而來,直接轰进了三千虚影之中,

“轰隆隆……”

虚影奔溃,四道身影倒飞而出,空中一片血雾,盯紧一看,这四人皆是受了伤,

“你们沒事吧……”

这道流光,正是寻着本命神玉而來的夜风,他在空中转动迅速,留残影,护住丁渊二人安全地落在房屋之巅,

“大哥,我们沒事,”丁渊二人情绪有点激动,

大哥,永远都是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刻出现,

“是你,”

黑袍银蝠空中翻转身形,凌空踏立,脸色阴沉无比,刚刚那一击,果真不容小觊,

不过,他有种感觉,对方已是油尽灯枯,

闻言,夜风踏步向前一步,将丁渊二人护在身后,

望着黑袍,他眼眸深处,闪过一道凝重,刚刚的一击,他已使出了全力,

击杀陈族十长老,用出的黑洞的攻击,亦榨干了他的体力,

如今,若要与对方相战,必亡是唯一的结果,

然而,体内虽然此番状态,但他却不露丝毫异样,语气充满霸气凌厉,

“怎么,你认识我,”

“哼,今天算你们走运,來日方常,以后行路谨慎一点,”

黑袍心中惊疑不定,他凝望夜风数息,未发现任何破绽,方才冷哼一声,撕开空间,

“咻,”

一道银色光芒,闪烁间,他整个人便不见了踪影,空间再次恢复平静,

“快带我,离开这里,”

夜风心中暗松一口气,强忍着体内的虚弱,小声道,

丁渊二人瞬间会意,一左一右,隐晦的架住夜风,消失在了众人视线,

长春公立银屑病医院可靠吗
天津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看癫痫好的医院
三亚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遵义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