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信息港 > 美食

走尸档案 第四十章 石木鱼

发布时间:2020-01-18 17:37:37

走尸档案 第四十章 石木鱼

我道:“咱们国人用香烛水酒,他们祭祀,难道用外来人的头颅?”周玄业摇了摇头,道:“恐怕不是,那根石柱,就是用来祭祀的,而且这周围的头颅,都是按照安葬的规格摆放的,所以不是俘虏的头颅,他们应该还有别的祭祀手法。”说完便继续往上走。接着,每转过一层,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相同的空间,但在转到第三层时却突然起了变化。只见圆形石室的正中央,不再是一根祭祀石柱,而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那玩意儿很大,石制,像一个和尚用的木鱼,矗立在正中央的位置,仔细一看,那木鱼中间还有缝隙,显然是可以打开或者移动的。“那是什么东西?”我刚说一句,谭刃已经跳下了石阶,直接走到了石室中央去观察,这丫作为一具尸王,好奇心怎么比我好重,确切的说,大概是探究欲。有些人一好奇,就会去琢磨,去探究,而有些人,好奇也就好奇了,永远不会行动。据说前者,往往是成功人士的标准。嗯,说实话,我还真看不出来谭龟毛有哪点儿成功的,真是愧对了他的探索欲。紧接着,我和周玄业也走了过去。走进一看,却发现这石木鱼表面有很多的花纹,这些花纹常年被海水冲刷打磨,其实已经很淡了,但造型规整而严谨,非常抽象,像是由无数的几何图形构成,所以当它们连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布满这个石木鱼时,还是相当醒目的。我道:“这些岛民,造这么个石木鱼放在这儿,难不成他们还信佛,所以没事儿的时候在这儿敲木鱼?”谭刃没搭理我,转身去看圆形石窟的周围,那周围和之前两间石室不一样,这里的墙上,刻了一些石画,那种没有层次的古老雕刻风格,和下面的祭祀石柱几乎一模一样。这一瞬间,我就觉得这石木鱼上的花纹,风格差异未免太大了,它给我的感觉更后现代一些,仿佛是出自两种不同的文明之手,彰显着一种中西方一样的对比。很快,我这个想法就被证实了。周围的石壁上的石画,虽然简谱,看起来有些吃力,但却非常形象的描绘了这个石木鱼的来历。石画中描绘了海浪、闪电、暴雨,以及躲在房子里避雨的岛民。画中的岛民,身形普遍瘦长,宽肩,大手大脚,看不出一个胖的,估计和他们的生存环境和生活习惯有关。不仅如此,这石画上,还有一张原始的地图,也就是海蛇国曾经完整的岛屿图。这张图给我的感觉相当震撼,整个海蛇国,实际上是由将近十二个大大小小的岛屿串联而成的。岛屿之间相隔的距离并不远,大部分海民直接游泳就能游过去,由于大部分海民不穿衣物,只兜住下体,所以游泳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家常便饭。身份高一些的岛民,身上则穿着或布匹、或丝绸一类的衣物,看起来应该是海上贸易的产物。除此之外,岛屿间的物资往来,则是用船只,像一个海上威尼斯一样。整个岛屿面积非常大,整体造型如同一只展翅的大鸟,而幽灵岛,则位于大鸟鸟翅的部位,一个酷似五角星的岛屿,相当醒目。紧接着,暴风雨过后,石画中出现了一艘非常大的船。海蛇国的岛民,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实在不怎么样,所以那艘船,只有一个大船的轮廓,具体的细节却没有凸显出来,但船头船尾没有钩角,看样子,大约是东方船只,很可能就是当时中国的商船。岛民对于外来人是非常抗拒的,但对于中国商船非常欢迎,大概是因为有长期的贸易关系。这支中国商船上的人,拉耸着眼睛,嘴角下垂,显得非常疲惫,像是经历过什么事情一样。紧接着,他们将一个石木鱼从船上抬了下来,交给了岛民,然后就开船走了。这个石木鱼一直被放在岛民的聚集地,轻易不让人靠近。看上去,像是什么珍贵的礼物,又像是那艘商船上的人,寄放在岛民手里的,所以加以保护了起来。后面几幅画的内容,则有些让人深思,因为那艘疑似中国的商船回来了,但商船上,却一个人都没有。这艘商船,就这么搁浅在岸上。在商船上的人失踪后,岛民开始研究这个石木鱼,他们当然也发现这个是可以打开的,只是之前大约是替人保管,所以没有打开过。现在,商船上的人都离奇失踪了,岛民们便将石木鱼打开了。我盯着最后一幅图,不由瞪大眼,之间石木鱼中,赫然躺着一个人,而且是我们曾经见过的,鲛人,也就是俗称的美人鱼,当然,事实上它们一点儿都不美。在石木鱼打开的一瞬间,里面的鲛人睁开了眼,并且试图从里面跳起来,但岛民一下关闭了石木鱼。最后,这个石木鱼被放在了此处。我们三人面面相觑,我不禁咽了咽口水,道:“也就是说,这里面,装的是一个鲛人?”上一次在雷鸣谷的湖泊里,和鲛人打交道的经历我还记忆犹新,这玩意儿上了岸,其实也没有多可怕,但它们的声音却可以把周玄业刺激的人格失常,把疯了的主人格都给放出来。正常人听了它的声音,也绝对是痛苦不堪。神话传说,鲛人以每秒的歌声引导商船,真正经历过才知道,是用它们恐怖的声音,将人的神智击溃还差不多。我说完,谭刃不咸不淡的说道;“现在应该是鲛尸了。”这显然是一句废话,都不知道多少年了,那鲛人又离了水,肯定是鲛尸了。说话间,谭刃伸手去推那石木鱼,我吃惊道:“老板,你干什么?”谭刃道:“挖鲛油。”周玄业立刻一拍脑门,道:“对,这东西非常珍贵,古时候的帝王想要弄鲛油,得组建水军出海,十去九空,往往才能弄到一只鲛来刮鲛油。宝贝送上门,不能放弃。”“……”周哥,你以前不是光风霁月,视钱财如粪土吗!这师兄弟二人,说话间就开始去移动这石木鱼,试图把它打开,但这玩意儿很沉,两人弄了半天,都差点儿劲,我只得跟着去搭把手,三人合力,使出吃奶的劲儿,终于将这石木鱼上半截慢慢的推到了一边。随着石木鱼打开,里面的情形瞬间暴露出来。只见这石木鱼中,躺着一个人身鱼尾的鲛人,鲛人这玩意儿,下半身都一样,据说生殖器是藏在尾巴里的,公母都是平胸,所以也看不出公母。它和我们上次在雷鸣谷看到的鲛人不太像,或者说鲛人也分地域?不同海域的鲛人,大约长相也有区别。这只鲛人在木鱼内蜷成一个c形,鳞片是红色,让我联想到谭刃养的金龙鱼。双手非常大而长,有蹼和利爪,上半身没有鳞片,但有一种油亮亮的感觉,表皮应该有什么特殊组织,脸部则和人类极其相似,只不过额头、眼皮和下颚等地方有细细的鳞片,容貌雌雄难辨,如果不去看那些鳞片,感觉就是一个人类的脸。我以为自己见到的会是一具油腻腻的干尸,却没想到,这石木鱼里的鲛人,竟然栩栩如生,一时间不由得吓了一跳。谭刃和周玄业显然也没有料到,二人对视了一眼,有些警惕起来。很快,周玄业自腰间拿出鱼枪,扭转旁边的螺丝,让它收起来的钩子露出来,形成了一个带钩的鱼叉。紧接着,周玄业将鱼叉叉在鲛人的脖子上,大约是担心这鲛人会有什么古怪之处,并且示意我和谭刃去收集鲛油。我觉得有些压力山大,收集鲛油,事实上得将这鲛人给剖开了,但这玩意儿就跟活的一样,对它下手,实在有难度。另一个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原因是,搁以前,周玄业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的,他一直秉承着死者为大的观念,鲛人,根据现代进化学推论,可以说是人类进化中的一个分支,类似于古猿或者野人。安利,周玄业是不会对它下手的,可现在,竟然还用鱼叉叉着尸体。八成是看出我在想什么,周玄业看了我一眼,沉思片刻,收起鱼叉,道:“算了,其实鲛油对我们的用处不大,最多和别人换一些东西。这鲛人尸身保存的如此完好,也算难得,不要也罢。”说完,便收起了鱼叉,并且示意我们将石木鱼盖回去。谭刃对此到是没有什么意见,事实上对于他这种人体接触性洁癖来说,虽然这鲛人不是真的人,但让他去解剖这么个玩意儿,他还是不怎么乐意。当下,我们三人便试图去合上石棺,然而,便在此时,那木鱼中的鲛人,竟然猛的睁开了眼睛。ps:每天都能收到书友们的打赏,谢谢大家捧场,鞠躬。

...

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蓬莱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口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六盘水哪个医院治癫痫最好
西宁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